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风情  »  獵豔日記

獵豔日記

在一家酒吧的二樓,她一個人坐在樓梯扶手邊一張看得見樓下大廳的靠邊桌

位。從那兒可以看到守門的白衣男侍,也可以看到一樓吧台上正在調酒的調酒師。

不過他們的身影在香煙煙霧彌漫的空氣?,迷迷糊糊叫人看不清。

吧台邊站著的客人和桌位?坐著的客人們,好像全都陶醉在酒香?。因爲燈

光幽暗,不容易看清酒客的臉。

二樓的桌位,隻有一對男客坐在靠?一根柱子背後,兩人低聲咬耳朵,不知

談些什麽。無所事事的調酒師靜靜地擦著玻璃杯。冷清的二樓酒吧間,誰也沒注

意到獨自坐在邊角的這位女客。

其實她一點兒也不像會來酒吧喝酒的女人。因爲她年齡還不到二十的樣子,

穿的是一身深藍色的套裝,乳白色上衣領口,系了一條粉紅乳白相間的領巾,合

身的乳白絲質上衣掩不住她誘人的雙峰,也更顯出她纖細的腰肢,短裙下是一雙

修長的絲襪玉腿,那玉腿光滑柔嫩,多麽誘人的一雙腿呀!腿的盡頭是一雙精美

的黑色高跟鞋,優雅的玫瑰紅漸變色細高跟有10厘米。加上大紅色的鞋底,極

度性感。她走進酒吧時表情凝重,好像下了很大一番決心,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走

進來的。

一樓的桌位幾乎全坐滿了,喧嘩聲不斷從她腳邊的樓梯欄杆下湧上來。她感

覺心?好空虛,樓下的喧鬧聲聽來活像遙遠的海嘯,眼前的世界是黑暗而不真實

的。

她伸出手,舉杯喝光了杯底剩下的半杯酒。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的,

第二杯威士忌的味道。喉嚨熱辣辣,整個身子好像要飄浮起來。

她留意著不穩的腳步,走到吧台前。

「你的飲法,好快。」調酒師看她手?拿的空杯子,微笑著說。

她嬌媚地回他一個甜美的笑,滿心想討好這位調酒師。她希望能在這兒多坐

一會兒,因爲走出酒吧,她就不知道該往哪兒走了。

「嗯……,第三杯是不是?我馬上給您送過去。」調酒師拿起筆,佯裝要記

帳單。其實他什麽都沒記,顯然要白送她一杯。

她又回他一個甜美的笑。然後走回頭,坐到她原來的桌位。她忽然覺得心頭

暖暖的,感到人間仍然有些可愛。因爲她從陌生人的臉上,得知了別人對她的好

感。

「等一會兒送他一支煙,表示一下謝意吧。」她在心?自言目語。

調酒師托著盤子走過來,給她桌上的空杯子注滿了酒,然後微微一笑,半句

話沒說就悄悄退下了。

她閉上眼睛,孤獨地繼續枯坐著,坐在搖晃的彩色燈影?。

剛剛還在耳邊響的嘈雜聲沒有了,甯靜的心中響起了音樂。她分不清那樂聲

是真是假,她就那麽聽著。她的心靈已經飄遊到空無一物的自我世界?,腳尖兒

合著那樂聲,正在敲地打拍子呢。

「一、二、三——一、二、三!——」心?數著拍子,她聽到那音樂是小提

琴和吉他的合奏曲——輕快的波卡。

「我最喜歡的!l她心中歡叫。

「那時候多幸福快樂啊!」眼睛?忽然湧出兩滴淚水,轉呀轉的滾了下來。

隨即一滴一滴的眼淚連成線,像河堤崩潰了似的奔流出來。心中一聲我失戀了,

她哭得像泥人一樣,再也忍不住滿腔滿懷的悲傷了。

樂聲繼續響著,她的悲痛情緒漸漸緩和下來。這才發現波卡舞曲已經換了華

爾茲舞曲。然後又換,但她沒心情聽,也就不知道它是什麽曲子了。

不知呆坐了多久,她突然聽到一位男性的低沈歌聲。那聲音好像不是從一具

人體?發出來,而像教堂?的管風琴彈奏出來的。它從樓下的酒吧間傳出來,

穿過樓梯扶手下的欄杆縫,直直地鑽入她的心房?。

低沈的歌聲唱著一首叫「流浪」的民謠。憂郁的音色充滿著感情,好像在訴

說他心中的寂寞,也好像在發洩肚子?的煩悶。吧女們和著他,拉高嗓門唱出尖

銳的女高音和聲。和聲很響,但她隻聽見了沈沈的男低音。

她慢慢睜開眼睛,怯生生把視線移向一樓:她看到兩個伴奏者,一個彈吉他,

一個拉小提琴。唱歌的是什麽人,她看不見。

「流浪」是她念高中時,在學校的合唱團常唱的一首熟歌,她很愛這一首歌,

所以聽著聽著,不覺引聲跟著高歌起來。她的歌聲和樓下的合唱聲融成響亮的大

合唱。她唱,下面也唱。她停,下面也停。不知什麽時候,她變成了不見影子的

領唱者。

唱完歌,吉他和小提琴的伴奏然嘎然停止。她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站起

身便咚咚咚地奔下樓梯,完全不顧自己還穿著高跟鞋。她要看看唱男低音的究竟

是什麽人。

可是跑到樓梯口,她站住了。酒吧間?燈光幽暗,濃重的香煙煙霧迷迷茫茫。

她隻看到一顆顆重疊的人頭和一幢一幢的黑色人影,在喧鬧聲中遊移晃動,從哪

兒找出唱歌的人來呢?而伴奏的提琴手和吉他手,已經走到門邊就要出去了。

「對不起,兩位先生,」她快步走上前,問那兩位伴奏者說:「能不能請你

們再奏一次那首『流浪』?」

「當然可以,再奏幾次都可以!」頭頂光禿的提琴手看看她的臉,又看看她

手上拿的百元鈔票。向旁邊的吉他手點一下頭,兩人便開始演奏起來。

隨著樂聲,那低沈的歌聲又唱起來了。唱歌的人就在她身邊,他一個人坐在

一張桌位?。

她驚喜萬分地轉過身,想仔細瞧瞧那個人。可惜燈光幽暗,隻看到了一張黑

黑的臉龐輪廓。

「請坐吧。」男的先開口。

她乖順地坐下來,坐進男的身邊的空位?。自然的反應和動作,就像相約來

見面的熟朋友。

男的比一下手,示意琴師重奏同一首歌曲。于是一次又一次地,兩人合唱了

好幾遍「流浪」。

歌唱時兩人面對面,神情好快活。就像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一點兒也不

像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老唱同樣的歌,換一首吧。」酒吧?的客人們抗議。琴師停手,「怎麽辦?

要不要換一首?」他困惑地問她。

女的看一下男的,回頭告訴他:「不用了,我們不想唱了。」

男的付了兩張賬單,攜女的並肩走出酒吧。

走到門口時門燈照亮了他的臉。她這才看清楚他的膚色淺黑,臉龐線條分明

像石膏像,大約三十歲左右的樣子,長得實在好看。而且西裝也很高級,顯然是

一位有錢的貴公子。

兩人走在一起,比較之下女的顯得太稚嫩了。他們並不是很相稱的一對。

幾個小時以後,這對男女坐上一部出租車。男的伸手抱住她的細腰,向司機

說:「我們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休息。」聲音冷靜而呆闆。

「大飯店還是小旅館?」

女的沒有任何反應。她閉著眼睛,一動也沒動地依偎在他身邊,好像根本沒

聽見他們在說什麽。

女孩叫何曉莉。而男人叫李國雄。

李國雄把曉莉領到一家酒店,開了房。

倆人手挽著手走上了長長幽暗的樓梯,曉莉腳上的高跟鞋敲打著水泥地面,

發出噔噔噔的聲音。樓梯很窄,兩人靠得很近,曉莉感覺李國雄的臂彎就在自己

右邊乳房的下面,他們每蹬一級樓梯,李國雄的臂彎就在她的乳頭上猛擦一下,

到了房間?,曉莉已經情不自禁了。

他們狂熱地親吻、擁抱。李國雄處于極度的亢奮之中,急不可待地脫下西服

裙的上裝和襯衣,然後脫下乳罩,那一對曉莉十分驕傲的乳房完全裸露出來。她

雪白的雙乳確實具有誘惑力,李國雄一手撫摸著她白嫩的雙乳,另一手則伸向她

下腹部的三角地區。

「已經濕了。」李國雄神魂顛倒地說,曉莉咯咯地笑著,她踢掉高跟鞋,扭

動著腰肢。李國雄終于輕輕地將她抱到床上去……

用他的臉在腳上輕擦,他感到少女雙足的柔軟,開始舔每支腳趾,雙手在腿

上來回的輕撫著。曉莉開始感到很癢,咯咯的笑了,他輕按了她腳上的穴道,她

全身一震,滿臉變得通紅。躺在床上的少女原來是這樣的誘人,白皙渾圓的雙腿,

掀起的短裙?面是一條粉紅色的蕾絲三角褲,纖細的腰枝,柔和的腰臀曲線和豐

滿結實的乳房。

李國雄一下就撲上去,把嘴唇貼住了姑娘的柔軟的雙唇,用一個吻封住了她

的口。少女身上送來陣陣的幽香,他細細地品嘗著這個美麗的20歲少女的雙唇,

挑逗著她的小舌,銷魂地享受著她慢慢動情,全身發抖和發燙的感覺。她全身發

軟了。李國雄稍使了點力搓揉乳房,曉莉就發出蕩人心弦的淫叫聲。他舒服地吻

著她的雙乳頭,一隻手卻輕輕耙著姑娘的裆部,一陣甜絲絲的性快感開始彌漫曉

莉的全身,她呻吟了,李國雄可以感覺到少女的裆部開始濕了,他用魔術般的手

指輕柔地搔爬著少女的陰部,順著陰唇的中間上下刮,銷魂的快感令她不停地喘

氣和嬌吟,雙腿亂蹬。曉莉緊閉雙眼,輕輕喘息著,玉乳也跟著在李國雄面前一

起一伏。李國雄抽出一隻手,順著大腿,小腹,摸著曉莉的胸部,握住其中一隻

乳房,揉搓起來,「嗯!」曉莉一下子就攤軟了。李國雄揉搓了一會兒後,便狠

狠地吮吸曉莉硬起的乳頭。他還不時騰出手來,輕撫曉莉那平滑的小腹。突然,

李國雄把手伸進了曉莉的真絲三角內褲,直接將手指按在她的蜜處陰戶上。曉莉

溫潤的小陰唇已整個突出來,撥開陰毛即可觸及,再分開陰唇,?面早已淫水泛

濫了,摸弄了不一會兒,李國雄已是滿手粘液。他托起曉莉的身體,把短裙解開

脫下,再把她的三角褲也脫了。曉莉的陰阜不是很寬,但陰毛已經很黑地從陰唇

一直爬上了陰阜,完全遮住了她的陰部。李國雄分開曉莉的雙腿,曉莉羞得雙手

捂住了臉。她的小陰唇很大,完全遮住了她的尿道外口,陰蒂長長地突出在陰唇

的接頭處。他用手搓動著少女的陰蒂,真是美的身體!

而李國雄的手指則是繼續地去撫弄曉莉的花瓣,不僅是用指尖去撫摸,他還

用數股回力在上面來回遊走,讓曉莉立刻覺得好像有無數的小螞蟻在上面走動,

那種酥麻騷癢的感覺,讓她的美穴立刻就已經泌出了大量的淫液!

這時候的曉莉已經被李國雄擺成了一個大字形,而且他也正跪在她的雙腿之

間,繼續用他的手指去挑逗她,她臉上愈來愈紅,而且全身也不住地扭動,隻是

受限于四肢無力的情況,她根本沒有辦法擺脫他的挑逗。

「噢~~……噢……噢~……唔……唔……嗚~~~……嗚……快點……快

點……插進…來…吧……別…再……這…樣……折…磨……我……了……我……

好……想……要……我……要……快……點……啦……求…求……你……噢……

噢…唔……唔……唔……嗯…嗯…嗯……」

她很快地就在他手指之下即將步入了第一次的高潮,但是他一見到她正要進

入高潮之時,立刻就把手指移開,然後讓她從高潮的邊緣,無功而返。她這時候

哀求他讓她High一次,他站起來,褪下自己的內褲,讓她可以看見他的肉棒!

她更是不斷地哀求他可以趕快地幹她,這時候,他知道她的性欲已經燃起了,

所以他就跪坐在她的身上,讓她躺在床上,就這樣來幫他舔弄他的肉棒。他這時

候反手抓住她那碩大的乳房,然後指尖在她的乳房上面來回遊走,她立刻也開始

感受到這樣的興奮感受,更加賣力地幫他舔弄。

曉莉舔弄了十來分鍾之後,似乎覺得有些累了,李國雄抽出肉棒,回到她的

兩腿之間,扛起她的雙腿,慢慢地把他肉棒插入她小穴?面。她的陰道又濕又滑,

所以當他那粗大的肉棒慢慢滑入的時候,她並不會覺得太過疼痛,但卻也嬌呼不

已。挺硬的大龜頭輕觸在她濕淋淋的處女花瓣上磨動著,已經膨脹欲裂的肉冠往

前挺,輕輕推開了花瓣深入約三分左右。已經被淫欲攪得如癡如醉的何曉莉感覺

到敏感的花瓣處頂入了火熱硬燙的龜頭肉冠撐開了她處女之門,本能的防衛使她

伸手推他壯實的胸膛。

「不要!不能這樣…我們才第一次見面……」她甩開與他深吻緊貼在一起的

嘴唇說。這時船到江心怎能泊舟,他下體用力往前一挺。

「啊~唔唔唔……」在她痛叫聲中,他碩大的龜頭已經突破了她的處女膜,

毫不停留的直入她子宮腔內的花蕊深處,同時用嘴堵住了她張口欲叫的嘴。何曉

莉痛得全身顫抖,與他赤裸下體緊貼的大腿肌肉不停的抽搐,他卻感受到大腿與

她柔滑充滿彈性的大腿密實相貼的親匿,尤其是已經盡根插入,大龜頭已經進入

子宮腔內,頂在她花蕊最深處。粗壯的大陽具這時被她的處女陰道緊緊的包夾著,

像被一圈溫暖的嫩肉圈箍吸吮,使他與何曉莉的連體密合如羽化登仙。他緊吻何

曉莉的嘴唇感覺到兩股濕鹹的液體流到嘴邊。他睜眼瞧去,隻見何曉莉晶瑩的大

眼中流出了淚水,睜著淚眼與他對望著。

「對不起!你實在太迷人了,我忍不住……」他安撫著她說。「我們才第一

次見面,爲什麽會這樣?」何曉莉的聲音如天外來兮。

「這是我們前世修來的緣分!」都已經把人家的處女穴給幹了,他這時除了

說盡好話之外,還能說什麽?他邊說邊輕挺著猶緊密的插在她處女美穴內的大陽

具。

「不要動,痛……」何曉莉皺眉說。反正大陽具已經盡根插入,也不怕她跑

了,他就輕輕伏在她身上,輕吻她柔軟濕滑的唇。

他慢慢地抽送著,並且還不斷地調整插入的角度,讓她感受更多的樂趣。而

且他一手抓著她的奶子,一手按揉著她的陰核,雙管齊下的結果,就是她嬌喘連

連,直呼過瘾!一股溫熱的液體由何曉莉的花蕊中流出來,浸透了他插在花蕊深

處的大龜頭。

爲了讓她有一個畢生難忘的第一次,他開始技巧的挺動插在她緊窄陰道內的

大陽具。何曉莉感覺被撐得腫脹的陰道內有一根火熱的肉棒在挺動進出,這時破

宮的痛處已漸漸減弱,帶之而起的是莫名的酸癢,本能的反應使她將大腿張開了

一些,好方便這個第一次見面就破了她處女之身的男人的抽插。在何曉莉張開她

渾圓白嫩的大腿時,他立即將赤裸的下身前挺。如此不但使他倆的生殖器緊密到

一絲縫隙到沒有。而且大腿貼著她柔滑細膩又有彈性的大腿,産生一種溫熱慰貼

的快感,使他插在她緊窄的處女美穴中的粗壯陽具更力壯實,脹得她不停的呻吟。

「嗯~嗯…你輕一點……」何曉莉兩頰赤紅嬌喘著說。

「哦~我從來沒有過…你別把我弄傷了!噢噢~」

「你放心…」他極力安慰著她。「我很輕的…我會讓你舒服…」

「哦啊~我一點都不舒服…嗯…好痛!」何曉莉呻吟說話時,他緩緩地將插

在她子宮深處的陽具輕輕的往外抽。抽動間,他感覺到與她胯下緊密貼實的大腿

根部有股溫熱的液體被帶動著往外流出來。抽動的陽具也感覺到濕濕黏黏的,他

知道她的處女血被他由陰道內抽出來了。

「慢一點…慢…我還是會痛!哦…」何曉莉喘著氣說。他伸舌尖舔著她的乳

房,溫柔滑嫩。何曉莉乳房被舔,喘息聲更加粗重,當他張口含住她已經發硬的

乳珠時,她張口呻吟。

「哦啊~哦………」「現在是不是有點舒服了?」他在她耳邊細語。「忍耐

一下,等一下你就享受到插穴的樂趣了!」在他輕聲細語的安撫下,何曉莉輕微

的點頭。可能出于女性生理本能,他又感覺到她緊窄的處女陰道中,柔嫩肉壁開

始蠕動夾磨著他粗壯的陽具。何曉莉的陰道這時除了疼痛之外,還産生了一種說

不出的酸麻。內心過于緊張,她的兩手在他的背部留下了指痕。她不斷滲出的處

女血潤滑了她緊窄的陰道,他開始挺動粗壯的大陽具在她的陰道中輕抽緩插。

「哦~哼嗯~~~」她呻吟著,緊抱著他的肩背。

「痛!不要動……」她的處女穴畢竟承受不了他異于常人粗大的陽具,就算

他再輕柔的抽插,還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疼痛。

「好!我不動……」他緊抱著她,輕聲的安撫著。

「我們就這樣連在一起就好…你看……」他擡起上半身,要她低頭看他倆緊

連在一起的下體。她滿面羞紅,可是好奇心趨使她低頭細看他的大陽具與她的處

女陰道緊密結合的部位。

慢慢地他將她的雙腿扛起,而且將攻擊重點集中在她的小穴,他漸漸地擡高

她的下半身,讓她沒有辦法拒絕、也沒有辦法去做任何事情來阻擋他肏幹她,而

她這個時候已經徹底地被他征服了!她隻有乖乖地任憑他爲所欲爲,宰割她的肉

體!

他現在已經開始讓大半的肉棒都沒入她的穴?,但還不是全部,因爲他想這

還可以慢慢來的,她的肉體可不是隻享受這一次就好,他還得讓她繼續貪戀著他

的肉棒才行。

她開始進入了高潮,而這一次他並沒有繼續吊她胃口,他隻是在她高潮的過

程當中,繼續爲她制造更多的樂趣,讓她享受著更美妙的經驗。

「好棒~~……好棒啊~~~……天啊~~……你……你~……還…在……

弄……噢……噢…唔……唔…噢……噢…唔……唔…唔……啊~~……啊~~~……

啊……啊……我…要……我……要……丟……了……噢……噢…啊…啊……啊……」

她顯然舒服透了,滿臉都是充滿喜悅的表情,但是隨即又帶著一點錯愕驚訝

但卻又絕對開心的感覺,因爲他還在繼續地肏著她呢!他的肉棒絲毫沒有展露半

點疲態,相反地似乎更加地勇猛有力。

她這時候星眸半張、朱唇微啓,那般騷浪的表情,引得他更是性念大增,手

更是鑽體直入,弄得她直呼過瘾!

「嗯~……嗯……嗯……好哥哥……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

喲~……天啊~~……怎…會……這……樣……呢……我…從…來……都…沒…

有這……樣…舒…服……過……喲……啊喲~~……啊~喲~~……唔…唔……

唔……好…棒……好…棒……喲……啊……唔……啊…唔…唔…唔…噢…噢……

噢…噢……」

這樣抽送了幾百下之後,曉莉進入了高潮,而且持續地在高潮當中享受這種

混雜著痛苦以及快樂的感受,兩人全身是汗,肌膚閃閃發光。何曉莉的叫床聲逐

漸激烈起來,披頭散發,就像一頭發狂的野獸。身體主動地一前一後地搖動著腰

肢,開始配合李國雄的沖刺。粘膜的摩擦,發出辟嗒辟嗒的聲浪,溢出的愛液將

李國雄的陰囊都弄至濕濕滑滑了。李國雄的臉頰埋進何曉莉的長發之中,一面嗅

著秀發甘香,同時也加快了沖刺動作。

「啊……啊……啊……」

何曉莉被搞得已經喘不過氣來,她縮起兩隻腳,拼命地掙紮著身子。李國雄

突然全身充滿激烈的快感,大龜頭死死抵住何曉莉的花心,精液射出。

「啊啊……」

何曉莉抖動著全身,淫精噴湧而出,她在不停地喘息。模糊地覺得有男人的

精液噴到了子宮口了!她的高潮似乎還沒有完,陰道在陣陣的收縮,她的情緒一

時非常高漲。李國雄體味看陰莖搏動的快感,待到美女的淫精都噴完時,他便停

止了動作,整個肉軀壓在美女的背上。何曉莉仍在呼嚇呼嚇地喘氣,她已精疲力

竭。她稍微扭動一下身體,全身的肌肉就會敏感地痙攣。李國雄咬住何曉莉豐滿

的肌肉,他欣賞著她那肌膚的光滑和彈力,伸手握住一隻嬌軟盈盈的堅挺玉乳,

愛撫揉搓起來。雲消雨散後,李國雄從何曉莉的陰道內抽出肉棒,何曉莉漸漸從

欲海高潮中滑落下來,李國雄俯身望著身下正嬌喘細細、香汗淋漓的何曉莉那一

絲不挂、滑如凝脂的赤裸玉體。隻見何曉莉星眸半睜半閉,桃腮上嬌羞的暈紅和

極烈交媾高潮後的紅韻,令絕色清純的麗靥美得猶如雲中女神,好一副誘人的欲

海春情圖!他低頭在輕聲在何曉莉那晶瑩柔嫩的耳垂邊說道:「曉莉,怎麽樣?

還不錯吧!」何曉莉芳心嬌羞無限,秀靥又泛起一片暈紅,隻見她如星玉眸含羞

緊閉,再也不敢睜開來。

何曉莉光滑柔軟的胴體,頭動得就像一條響尾蛇,直等李國雄完全滿足,顫

動才平息。她嘴唇還是冰冷的,鼻尖上的汗珠在燈下看來晶瑩如珠。一個有經驗

的男人隻要看見她臉上的表情,就應該看出她已完全被征服。李國雄是個有經驗

的男人,這種征服感總是能讓他感到驕傲而愉快。

他翻個身,讓她整個人躺在他的身上,像隻幸福的小羊羔,蜷縮在他的懷?。

激情餘溫之後,李國雄看一下周圍,到處是他們的衣物,何曉莉的小內褲被他扔

在幾米外,而他的內褲也在不遠處,她的西服裙在她的身下被壓皺了,上面還有

斑斑點點。當他撿過她的內褲時,發現上面她的淫液還沒有幹,上面一片黏液。

何曉莉全身赤裸著躺在床上,通紅的騷穴?緩緩地流著白色的精液,混合著

兩人的體液,上面還漂浮著彎曲的陰毛,大陰唇間一股小瀑布似的精液從何曉莉

的陰道?向外溢出來,沿著臀眼,流到床上。何曉莉閉著雙眼,小嘴微張,胸部

上下起伏著,臉上挂著快樂與滿足的微笑。何曉莉靜靜地享受著高潮帶來的激蕩。

她早就高潮到無力,在他射精之後就全身癱軟地躺著,任由濕得一蹋糊塗的騷穴

與滿是口水的奶子暴露在空氣中。

「你的身體真像毒品,讓我一直想對你射精。」李國雄躺在何曉莉旁邊喘著

氣。…………

何曉莉倚在窗邊兒回想著六個月前在酒吧?與他相遇的情景。脫下絲襪的兩

條光腿被風吹著有些冷。

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我不後悔。

她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告訴自己。因爲在她痛苦的失戀的日子?,那一夜是

痛快而醉人的。到現在她仍然恍恍惚惚能感覺到那人的視線,那人的呼吸。然而

現在她是如此的悲傷,如此的想從這七層樓高的窗口,往下跳去!爲什麽呢?

因爲她不想知道那位唱低音的男子,爲什麽那一夜以後,就消失不再露面?

她並不恨他,隻是想念他。她認爲在她短短的黯淡人生道路上,唯一給她點了一

次燈火的,就是那男人,就是他!